我的缝纫机

我的缝纫机


文/张素琴
 
编者:
 
70年,对于个体生命,已看遍繁华和起落;70年,对于历史长河,或许只是其中的一朵浪花;70年,对于新中国,却是沧桑巨变、蓬勃发展的伟大征程。
 
1949年-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走过了整整70年的风雨和辉煌。这70年,是新中国从一个积贫积弱、百废待兴的国家,一跃成为国内生产总值和综合国力均居世界前列的社会主义强国的70年;是中国人民从一穷二白到逐步过上富裕、幸福、美好生活的70年;是五千年文明古国重新焕发勃勃生机,中华民族迈向伟大复兴的70年。70年间,长江黄河的波涛,聆听了祖国铿锵前行的脚步;茫茫昆仑,巍巍长城,见证了祖国日新月异的面貌;神州飞船的优美轨迹,演绎出祖国日益上升的尊严;每一个普通中国人绽放的笑脸,见证着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
 
为隆重纪念新中国成立70周年,展现70年社会主义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河南时代传媒集团与河南省报告文学学会联合举办“我和我的祖国”征文活动。真诚地邀约作家们和广大读者参与征文活动,以独特的视角,记录时代变迁和社会进步;通过切身经历,以生动感人的故事,深刻的思想和美好的情怀,以光明、昂扬、向上的笔调,讴歌共和国70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讴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和精神风貌,唤起炎黄子孙的爱国情怀和自强不息、奋发上进的民族自豪感。
 
征文要求是原创作品。报告文学8000字以内,散文、随笔、特写3000字以内,诗歌100行以内。《时代报告》和《奔流》将开设“我和我的祖国”专栏,从来稿中择优刊登。
 
.征文时间从即日起至12月底,来稿请发送至:shidaibaogao@126.com,并在“邮件主题”处注明“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字样。
 
 
 
当我凝视黑白照片上孩子们穿的小中山装时,当我对着明亮阳光仍旧费力穿针时,当我看到24周岁的孙女在手机上快速购买衣服时,当电话里传来质朴亲切的声音“姐姐、我是秀俭……”,思绪如潮水般汹涌澎湃,过去的岁月瞬间穿越、扑面而来!
 
20世纪60年代中期,高中毕业后的我和另一位男生在大队学校里教书,学校与大队缝纫组在一个院子里,我有空就去看妇女们做衣服。其中一个叫枸花的嫂子,大辫子、高个子,为人和气,衣服做得好看,我去看的时候还很热心。时间一长我就对裁剪、缝纫产生了更大的兴趣。我喜欢上了缝纫技术,就想买一台缝纫机自己拥有、亲自实践。1965年秋季,那时我不足19岁,当民办教师,每月工资不到10元,但为了心中的目标,我暗下决心,省吃俭用。到庙下公社赶会的时候,一个一角钱的圆锅盔馍都舍不得买;喜欢的书也忍着不买,借来连夜看,摘抄,及时归还。父母、叔叔、二姑都很支持我,到了1968年7月23日—这个日子我记得很清楚,我和父亲拿着几年积攒下来的150余元,拉着架子车去村东北2里地的公社供销社买机器(缝纫机)。供销社位于洛界公路(河南洛阳—安徽界首)北边,坐北朝南、五间门面,我所看到的机器是广州出产的“华南牌”缝纫机,出口转内销产品,因为价格贵,也没有要票证。柜台内共四名营业员,三女一男。其中开票的叫鲁好儿,丈夫在粮店工作,嘴稍微有点歪,胖乎乎的,30多岁。她收钱后,另一位白净、瘦瘦的年龄稍小的叫桂兰的去柜台后头仓库里取货,几个人安装后,用草绳将缝纫机绑到架子车上,我和父亲就拉着回家了。刚进村,碰见双铅、孟强几个年轻人,不久门口的人都来看稀罕,“这真美呀!”“陇(我的小名),往后做衣裳可是省事、快!”“姐姐,可得叫俺先做两件!”东隔壁孟强的三个姐姐俭、秀俭、秀敏也七嘴八舌地说。“中、中”,我娘更是开心不已,热情得不得了。
 
村东边信的姐姐冉来了,她婆婆家在公社,姐夫工作在供销社,冉姐姐很早就有机器,还成天在庙下街里做衣服,是专门跑回来给我安机器皮带、给我演示安针、给机器套线倒线的。姐姐起初让我空蹬机器,在破布上来回走,走直了再学习其他。学习缝纫机的日子里,村上不断有人去看,也有人想学,但是贵重东西怕弄坏,不让她们学。当然,也没有人怪罪,毕竟这是我们小村里第一台缝纫机啊!
 
这台缝纫机很好使。平时一条裤子手工缝制要2到3天,缝纫的比手工的快还好看。像老太太、老头们的大裆裤子,我母亲剪好后,指导着我匝缝、上裤腰,不到一天就可以完工。那时候的布都是自家织的白粗布、染的蓝粗布、也有安(织布)的时候织成的带蓝道道的白底粗布。后来就有买的洋布,例如黑斜纹、蓝斜纹,再后来逐步过渡到的确良、涤卡布料。扣子也从起初的母亲手工挽扣到购买两眼黑扣、四眼黑扣、有机大扣子等。还有单、棉鞋外帮,原来手签、纳需要2到3天,用机器匝,腾腾腾,瞬间完成,既好看又省时间。当然,裁剪技术不学好,纸上谈兵更不行。我买来了几本剪裁的书,不断改良技术,创新衣服式样,所以做衣服一事,利用课余时间摸索得倒差不离。白天没时间,晚上灯下忙活。我大(堂叔)在大队缝纫组做负责人,经常用的军绿色线、黑白线购买也很方便。天时地利人和,这样我从最初期的几个月做六七条裤子,发展到做老太太大襟上衣、老头对襟布衫、儿童裤子、涎水牌儿(小孩围嘴)、罩衣、上衣,本家嫂子们、远近村子亲戚们、村南村北村东乡邻、本道拐儿邻居们,一年来竟做了100多条(件)衣服!
 
到了六七十年代,全国人民崇尚军人,绿色军装就成了大人小孩的“标配”。我也学着做中山装,这种衣服口袋不好挖,也经常做坏, 但我不气馁,看书问别人,最终熟练后才给大人们做。像我父亲、三叔的蓝色中山装 ,丈夫、儿子的绿色中山装,表侄子建文弟兄三个的中山装都是我摸索者、耐心做出来的。
 
还有一次,我二姑从西安回来,给我女儿拿了一块水青色起白色细卷花的布料,我一失手剪坏了,接肩?又太短,怎么办?我给接肩处加了白色道道,不料做成后更好看了!记得当时女儿拍着手,嘴里说着“吃桌(新)布衫、吃桌(新)布衫”!还有给二儿子做的裤子,整天嘟噜着,不是为了穿的时间长,而是可着布料,不舍得浪费,剪得太长了!
 
随着时代的发展,已是三个孩子妈妈的我,又考上了大学中文专业。此后,与缝纫机的距离渐去渐远,但内心的情结时隐时现,难以忘怀。看见孩子们穿的小中山装照片记忆犹新。如今已70余岁,退休后时间充裕,看到大人小孩衣服鞋子都是买的,不免失落,就只有常常去看看、擦擦缝纫机,有时也做点鞋垫内裤之类的小东西,例如回忆原来掌握的技术,用 4尺布做成两个三角裤。重拾缝纫技术,做得像模像样。但速度太慢,可慢工也出了细活。毕竟年事已高,眼睛花了,针也认不上,需要孩子们帮忙,并且一想到缝纫技术要失传,家用缝纫机成了摆设,内心深处确有些许遗憾。不过这也是时代飞跃、岁月发展,自己在家做衣服的这件事太小了。回顾过去展望未来,真是今非昔比。幸运的是,女儿非常喜欢缝纫机,做套袖、做围裙、平面布料给孩子做裤子,膝盖上绣长颈鹿,其他花格格裤子、大花上衣直接做成,不用装饰。外孙女正小,穿上非常实用。尤其棉裤、棉衣,有了罩衣罩裤,减少了洗涤劳动量,出去别人一看,也别具一格!
 
时移事易,情难移,缝纫机啊缝纫机,艰难的岁月,你帮我们省了多少时间,节约了多少金钱,实在功不可没。终生难忘,初心不改、痴心永驻,愿这份情丝永绕心头,绵延流长!
上一篇:我家的第一辆自行车
下一篇:西华县奉母镇争创省级孝贤乡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