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隶社会“强力美”的形成和发展

奴隶社会“强力美”的形成和发展


文/朱亦一
 
人类社会随着生产、生存空间不断扩张,迈入了一个大合并的历史新时期—奴隶社会阶段。一般来讲,各个文化民族都在这个时期经历了自己的英雄时代。奴隶主们所崇尚的“强力”精神,以最直观、最鲜活的艺术形式,记载着奴隶制时代所特有的史诗般的英雄乐章。
 
图腾崇拜之后,人们把图腾作为人的自身生命力的物化形式发生了变化,直接确认人自身生命的形式出现了。在这个历史进程中,古埃及、华夏和古希腊这些民族都实现了这种意识的转移,义无反顾地扬弃了原始社会,向着一个更加文明的历史时期迈进。
 
在人类不断掌握自然、完善社会、完善自我的过程中,民族界限,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终于到了被打破的历史时刻。史学家、思想家把原始社会誉为人类社会最早的“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但是,这种“原始共产主义制度”是在那种低级的、原始的社会范围内,人们为了自我的生存,不得不共同协作起来对付艰难的生存环境的产物,人们在部落内部不得不联合,但是,超越部落之外的对财富、对物质、对领地的占有之争,却是异常的血腥和残酷。
 
“战争以及进行战争的组织现在已经成为氏族生活的正常功能。邻人的财富刺激了各民族的贪欲,在这些民族那里,获得财富已成为最重要的生活目的之一。” 靠战争获得财富已经成为当时人们生活最重要的一种生活手段。“对被征服者的统治,是和氏族制度不相容的。” 一个民族一旦实现了对其他民族的征服,就必须把所征服的地区组织起来。但是,在那个历史时期,它既不能把大量的新的氏族成员吸收到本氏族这个团体中来,又不能通过氏族团体去统治他们,这个时候社会的发展要求人们必须设置一个替代物,这个替代物就是一种氏族组织机构。在大规模地推进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在征服那些弱小的民族进程中,社会结构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就要把他们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国家机关。被征服者在最初的时候,或被杀死,或被烹而食之。随着社会的发展,被征服者地区的人越来越多,这个时候,他们就被看作一种生产工具被迫去劳动,奴隶就这样形成了。奴隶的使用给经济带来好处,这又进一步刺激了战争,战争就成为当时非常频繁的事情,也成为人们日常最重要的生活之一。随着生产、生存空间不断扩张,人类历史可以说进入了一个大合并的历史阶段:从单一的血缘关系向多血缘、多民族、国家体制的建立的转变,新的社会结构形式出现了。当国家开始出现,掌控国家的军事首长群体,就逐步上升而成为统治者,他的意志、他的信仰,甚至他的信念就被转换并表征为时代的精神。
 
“强力”可以说是对奴隶制时代精神的一种总结和体现。王权!军事首长!英雄主义!这些其实都表现出一种强力。为什么要有强力?因为在那个历史阶段,要推进文明的前行,只能是踏着其他民族的尸体向前推进,向国家制推进的时候,要义无反顾地以暴力、强权的手段去推动。所以,这种意识就给人一种强悍、强力、英雄主义的直观感受。强力这种时代的精神,在艺术领域里也就体现为一种美的形态。
 
首先来看一看古埃及文明。古埃及文明离我们现在约有四五千年的历史。这是记载人类奴隶制时代最早的一个文明形态—奴隶制形态。古埃及文明后来中断,但是,它留下的金字塔、狮身人面像等,仍然可以使我们很直观地感受到那个时代的特征。金字塔的造型结构本身是非常坚实、有力的。这种造型的力量感,显示出法老们当时那种至高无上的王权,同时也反映着这个时代的精神,反映着这个时代强力美的形态。建造金字塔,现在看来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所以,人们就认为这不是人间所造,是天外来客。其实这都是一种天真的、浪漫的幻想。金字塔就是由十数万奴隶所建造的!为什么会造成这样一种效果?这是因为这种金字塔的造型,跟这个时代的精神相吻合。离开了这个时代,我们无法想象,谁会花这么大的精力和代价,尤其是以这种形式去建造如此巨大的金字塔。但是在强力的意识支配下,人们就能干出今天我们感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法老狮身人面像,由巨大的石块堆砌制造出来的狮身人面像,反映出的也是那个时代强力的特征,象征着法老那至高无上的权力。今天我们把它当作艺术品来看,感叹那个时代的人们建造出如此令人惊讶的造型。
 
 
 
古埃及狮身人面像
 
奴隶们在看到法老形象的时候,在看到金字塔形象的时候,对他们来说,却是生理上的一种压抑,一种恐惧,一种力量,因为它象征着王权、强力。今天依然能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威慑力和心灵的震撼。我们看到这巨大雕塑建筑的时候,真的为那个时代的人们能建造这样一个庞大体积的建筑而感叹。这种宏伟的建筑和雕塑,只有在充满着强力精神的统治者的意志、理想、信仰能转化为一种时代精神的情况下才能产生。离开了那个具体的时代,我们不会去做这些跟我们时代不相关的事情。这个时期的艺术作品,浓缩着这个时代的精神,是这个时代的精神载体。
 
奴隶制时代的古埃及民族,在那个时代,走在了世界历史前列。但是,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创造了如此辉煌的奴隶制文明的古埃及民族,却最终消失在沙漠的尘埃之中。
 
再来看看华夏文明。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奴隶制时代青铜器流传最多、样式最丰富的就是华夏地区。华夏民族文化中青铜器的造型,也渗透着奴隶制时代的精神。庞大体积的青铜鼎,不仅仅是一种烹饪工具,更是王权的象征,是国家的礼器、国家形象的象征。可以想象,巨大的青铜鼎作为一种烹饪工具的时候,下面烧着熊熊的烈火,里面放上油、放上水,把那些不听话的奴隶扔进去烹而食之,是多么可怕的一种景象。青铜鼎上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装饰,就是饕餮纹。饕餮在史书上被喻为是食人的巨兽。将这种食人的自然物,以一种抽象的形式刻画在青铜鼎上,无疑也是要增加青铜鼎的威慑性力量。青铜造型的外表不是光滑圆润的,它充满了力量感、凹凸感,手上抓着这个鼎的时候,不会感到很舒适,而是感到一种力量。它周边制造了这种凹凸的感觉,实际上也是那个时代的精神在青铜鼎上的一种体现,就是强力时代精神的体现。通过青铜鼎造型,这种强力精神已经渗透到人们的生产、生活中。在诸如头盔、酒具等器皿上,我们都可以看到这些力量的象征性表达。那个时代需要的是力量,奴隶制社会就是要通过这种力量来打破单一的血缘关系,义无反顾地向多血缘、多民族国家的建立迈进,在征战过程中必须要具备这种英雄式的强力气概。青铜鼎的造型除了饕餮纹,还有老虎的形象。古埃及民族认为狮子是力量的象征,而在我们的青铜鼎上,用了很多老虎的形象。像青铜鼎的耳上,很多都是老虎的造型。老虎的造型放在青铜鼎上,《楚辞》中说,“有力如虎……彼美人兮”。像老虎一样有力量的人,就是美人。我们不要认为姑娘就是美人,在那个时候美人就是身上有强健的力量,有肌肉、强悍的人。
 
布达拉宫的造型和金字塔的造型异曲同工,是同样传承着奴隶制时代力量感的建筑形式。布达拉宫运用的是山体金字塔的造型,在山体上建筑起来的墙面不是直立的,是带有微微的、往上耸立的三角形的趋势,传达着特有的时代特征。人对自然力的崇拜,最终转移到对人生命力崇拜的过程,中华民族是怎么完成的?古希腊成为人类奴隶社会时期一个最发达、最完善的历史阶段,但是我们中华民族是不是也要完成这个过程,即由自然力崇拜向人生命力崇拜的转移呢?中华民族在这个历史阶段上并没有经历从自然的崇拜上升到对人自身生命崇拜的过程。留存下来的饕餮纹,还处于对自然力的崇拜层面上。从青铜器造型上的饕餮纹来看,并没有发现对人生命力赞美的现象。
 
 
 
中国西藏布达拉宫
 
然而,秦始皇陵的挖掘,让我们看到了大规模的人物造型的出现。也就是说,中华民族到了大秦帝国时代,终于也完成了这个过程,即完成了该意识的转移。秦帝国的历史很复杂。因为秦王朝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纯粹是一个奴隶社会,它建立了大一统的郡县制。封建社会形态建立了,难道它的思想就发生了转移吗?不,它的一些旧的观念、强力的观念还在支配着它。秦始皇陵就是要继续统领着这支庞大的军队的表征。中国的青铜器时代、奴隶制时代,我们看到的人物造型是在这个历史阶段产生的,而这个历史阶段的中国已经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从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将士造型上看,虽然从单个的个体来说和古希腊雕塑所表征的强健不同,但它的强力是以庞大军队的阵列形式来体现的。强大的军队阵列所构成的强力特征显而易见。由于它是用烧制陶器的办法来完成这个庞大的军列过程,必须有很多的工匠参与,工匠的参与致使留下各个不同的人物造型的特征。
 
在兵马俑的造型中,从秦的兵马俑到汉的兵马俑,过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原来 1.8 米的一个武士造型,到后面只有 30 厘米高的造型,可以看得出来,思想发生了变化,“强力”的审美意识在弱化。这个时候人们不再崇拜强力了。这种变化代表中国在这个历史阶段,翻开了新的一页,已经向农业文明方向迈进了,但是在思想观念上却还留存着过去的痕迹。
 
中国在整体意义上来说,奴隶社会的发展阶段并没有完全成熟,它不像古希腊和古罗马把整个人类的奴隶制社会形态全部走完了。中国的奴隶社会其实没有走完,它还处在一个较为初级向中级阶段发展的状态。实际上,这种“强力”审美意识弱化的出现,意味着到了一个新的历史重要转折关头,这个历史一经过去,强力意识就迅速被一个新的意识所扬弃。
 
在人类奴隶制文明的历史进程中,古希腊民族创造了辉煌的奴隶制文明。古希腊民族为什么能够抒写这个璀璨的历史乐章?其实在那个时代,古希腊民族不是一个生活富足的民族,希腊地区无法生产丰富的物质生活资料,而是一个贫瘠的山地。在历史大合并的进程中,希腊人要抵御外邦民族的入侵,维护自己民族的生存,尤其是要抵御强大的外邦民族的入侵。抵御入侵在冷兵器时代靠的就是肉体强健。所以,强健的肉体成为抵御外邦民族最重要的筹码,是取得战争胜利的法宝。古希腊雅典帕特农神庙,三角眉和下面的立柱构成了长方体的造型。从远处看,它建立在山顶之间,非常有力量。今天我们看到由巨大石块堆砌而成的造型,力量感油然而生,古希腊这种建筑形式直到今天都不过时。今天我们看到所有古希腊风格的建筑,眼睛立马会突然一亮,会有一种想关注它的心理。就是它那种雄壮、宏伟、大气磅礴的造型,使我们的内心会滋生出一种力量。
 
古希腊民族留给我们的艺术,特别是人体造型艺术,具有直观的力量感。对于这种造型,今天我们现代艺术理论界有一种写实的观点,认为那都是人类穿开裆裤时期留下的作品,是对自然最卑劣的模仿。但是,我们说古希腊艺术绝不是对自然的模仿,而是对人生命力的赞歌,对人生命力的赞美,是强力观念支配下的必然产物。
上一篇:追梦人
下一篇:卢卡库经纪人露骨督促国米:快报价 球员想走